追蹤
馬里蘭烏龜俱樂部
關於部落格
新城市,新朋友,新生活
  • 372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05年4/16墾丁半程鐵人113k賽記---Part Ⅲ

自目的我沒帶隱形眼鏡也沒配有度數的蛙鏡,頂著兩眼各九百度的近視,能看得到二公尺內掃過來的手掌和腳掌就很不錯了,至於大家說的密密麻麻的潛水夫,大概就是我看到的那些不會動的影子。就在意志消沉,幾度想揮手棄賽的同時,忽然被一個紮實的蛙腳正中鼻樑的上方,頓時蛙鏡整個翻轉180度,世界變成了模糊的泡影。大概是踢到了很重要的穴道,精神力與戰門力即刻恢復,雖然很狼狽的用狗爬式游上岸,但對我而言比賽終於正式開始。第二圈就開始作比較積極的划水,雖然風浪又更大了,周遭的選手一個一個把我給輾過,但是樂觀與信心終究是不會被打倒的。

T1

上岸了,花了47分鐘完成2公里的海泳。又如往常罷占著大水桶盡情的舀水,很佩服那些只用一兩瓢的人,要是旁邊有肥皂的話,我一定會洗個三十秒的戰鬥澡。經過了十幾瓢的洗禮後,拿著T1包,先戴上眼鏡重現光明,再剝根香蕉塞嘴裡,衝到帳篷裡換裝。溼了的身體要套上車衣車褲相當困難,費了好多時間才把位置都調好。搞了半天找不到襪子,原來已經被塞到車鞋中,可見平常轉換的練習還不夠,事實上,應該從2004年墾丁三鐵後就沒有練過游泳起來轉換騎車,這就是沒參加團練的報應啦。換好衣服又吃了一根香蕉,拎著一瓶運動飲料邊走邊喝,也算貫徹了某篇文章的說法:「在轉換區中保持嘴中都有食物與飲水」。新的卡踏還蠻好走的,走到放車處才想起手套沒拿,這種東西根本應該塞在帽子裡,放在單車處,幸好號碼還算在前面沒走太多回頭路,後來聽說跑步時不少選手折回來拿號碼布,捏一把冷汗。

Cycling

為了裝補給品,特地買了一件有口袋的車衣,實在有夠貴,花花綠綠有logo的更貴。後面塞了一包energy-in,兩包powerbar,三包powerjel,加上車架上兩瓶endurence,實在有夠豐盛。咦,怎麼都沒有人來照相,顧影自憐的上了車,瞬間就感受到風勢的迫人,時速大概在23-25之間。原本賽前還想把單車調整到aerobic position,椅墊、龍頭碗、把手,依書上的比例劃葫蘆,有錢的話再去買休息把來練,結果是通通沒時間。隨著側風搖搖晃晃的龜速前進,為了消除心中對海風的恐懼,先開一包powerjel來吃,一股濃稠的果漿在嘴裡化不開,食道也下不去,害得我反胃作噁差點全給吐出來,馬上灌一大口水,不夠,再消耗一包比較重的energy-in,才舒服了些。算算背後還有四包食物,就每二十公里吃一包,這樣在跑步前應該就儲備好足夠的能量。

為了防止小腿抽筋,沿途也是用相當愜意的方式騎車,不過迴轉速都會儘可能在85-90 rpm間打轉,偶爾看一下里程,判斷一下後面地形。除了被那種飛輪嗡嗡作響,看姿勢就知道是單車高手的人把我給輾過外,一般都是相當平順的接近領先一陣,在上坡處把同行者甩開。經過一年來的騎乘,可以不再用30齒的前小盤爬坡,即使平路或下坡被超車,多半在上坡時能一次追回來。看到好幾位伯伯級的選手更猛,足蹬跑鞋,上坡還能用相當重的齒比衝坡,想必都是硬底子的跑者。這次的跟車抓得非常嚴,通常能被我跟到的,多半能在十秒內將他甩開,速度太快的騎士我也沒力去跟他。常常在超過了前方的騎士二三十秒後,聽見後面的裁判在制止後方的跟車行為,我也替他覺得很無奈,爬坡時很難避免待在別人後面,伺機再超車,也許騎車再拚一點的話,被吹哨的人會是我也說不定,不過這次自行車賽段的裁判真的是很盡職的提示危險路況,與維護比賽的公平,值得嘉許。

嗯,到了二十公里的吃飯時間,被風吹得神志不清又開始想睡覺,摸到了香蕉口味的powerbar,生平第一次吃的感覺實在很恐怖。有人說很甜,比賽時沒有特別的感覺,有人說很像大x,沒有看也不能體會,但是含在嘴裡的痛苦絕對在powerjel的三倍以上。後來學會吃powerjel要像吃感冒糖漿一樣,直接吞入喉嚨不要沾到口腔。固體的powerbar不嚼一定會被噎著,開始嚼了它就把你口中的水都吸乾,平均要喝五六口水才能吞下一口,一條看起來不長的bar,吃起來要花上十分鐘,使用了半瓶水。單手操車能力顯然不行,又沒辦法平順的撕開包裝邊緣,完整的吃完它,只好用擠牙膏的方式,擠不出來的部份扔掉。這顯然又是平常沒訓練食用的結果,不過一條要八九十元的巧克力棒,拿來練習用實在心疼,臺灣的代理商在特價,一次得買八盒共96條4000元,還算挺便宜的,不知道有沒有人想合購。

不過powerbar真是可怕的食物,不曉得是否心理因素,源源不絕的力量灌入體內,得意的開始哼起歌來,總覺得風太大用太多力氣也是浪費,輕鬆的完成每個踩踏的動作,把氣力再留給跑步。快到折返點前,肚子開始出現陣陣的劇痛,慘了,只記得要補充熱量,沒想到來源太多,一定是能量棒去沾到能量膠,拌到義大利麵又踩到香蕉,全部攪在一起。原想忍一忍就過了,沒想到回程的中途第二包powerbar才吃了一半,我與括約肌之間的戰爭就此展開:上坡時我要對你溫柔點,不要增加你的負擔,下坡時趁你不注意,死踩猛踩看能不能找到流動廁所來解放你。就這麼交戰了十公里左右,眼看兵臨城下,馬上就要堤絕洪泄,在過了跑步折返點二十公尺處,下馬衝進渾身是刺的林投堆裡,左拉右扯建築好防禦工事,為了怕被好事者撞見,還把車衣拉高遮住臉,只露出一雙眼睛觀察敵情。一共過去了四位選手,每個人都只是瞄了躺在地上的車一眼,就繼續往前,只有一個老經驗的伯伯,目光如炬地望向林投樹的深處,先機差點為之洞燭。在雙腿因突然停止踩踏,而不自主的抖動下迅速了斷,趁著沒人經過的空檔快馬上車。

這時才真正有心情欣賞美景,聯勤一段雖上下坡不斷,但海天一色,波瀾壯闊,忍不住發出陣陣長嘯,一舒心中的暢快。每次比賽都覺得單車一段是最令人期待,沒想到一個下坡處突見兩米長大黑蛇正準備過馬路,時間點抓得剛好從它身旁劃過,雞皮疙瘩這時才冒了出來。九十公里的騎程中,共喝了兩罐endurence,兩罐白開水,共約2800cc。還沒練會單手將粉加入水中的本事,如果能喝下四罐endurence,不知表現是否會更好。吞下最後一包jel,除了半截剛剛吃到一半的巧克力口味bar之外,全部帶出的食物都解決掉了,真是偉大的成就。後來看碼錶總共騎了三小時十五分,平均速度27.6,最高速度才54.3,加上打仗的那五分鐘,在這種風勢下還算差強人意。

T2

永和加油團還是一如往昔,守在轉換點為選手們加油。T2的節奏就比T1順多了,平常有練果然有差。車衣褲鞋下,跑衣褲鞋上,啃了一根香蕉,帶著兩罐運動飲料,三包powergel,一包energy-in,滿手吃的喝的愉快地開始跑步。原本下車預期的抽筋竟然沒出現,喜出望外興奮的轉了一圈讓大家拍照,沒想到風太大跑沒幾步帽子就被吹走,撿回來後就一路歪著頭頂風前進。一出轉換區的補給站給的是蘆筍汁,已經沒手拿了只好放棄。用最短的時間把一罐運動飲料吃掉,預計另一罐一路提到回到終點,3k吃比較重的energy-in,9k與15k水站前再各吃一包jel,算一算多拿了一包jel,就送給一位兩手空空的老外做國民外交。至於powerbar呢,算了,留到下回萬統盃再用吧。
 

Running

說到跑步就是我們的強項啦,一路上除了一個暴猛的跑友大哥,湊過來關心隊上的戰情,之後飛也似的拔腿就跑,就此沒有看到以外,好像不曾被人輾過,雖然十分鐘左右腳步已恢復一般水準,但是去年最後3k走走停停的教訓,使我不敢貿然出全力。幸運的是每一段都有與我年紀相仿的年輕選手,跟著我的配速往前,使我更加留心每一步踩踏的姿勢與步頻的韻律,加上緊握在手上的運動飲料,感覺相當踏實。經過每個水站都會喝喝水、沖沖身體,沒有再多吃東西,也的確只有折返點前的補給站有運動飲料,不知是不是對鐵人的一種考驗?跑步就沒有太多的故事可說,害怕別人追上來而緊張得沒有對週遭環境有太多感覺,連經過文傑時自己都沒有發現,不過誰叫他穿這麼露的衣服,即便看到也還是認不出來。
 

9k水站有發冰涼的軟包,去程拿一個,回程拿一個,看到有選手把它塞到脖子和衣領的交界處,就如法泡製,快掉下來時再接,玩了好一陣子才扔掉。後半段的配速有再拉高起來,肚子又咕嚕作響餓了起來,於是在原訂的食物外又多吃了一兩段香蕉,下到平地前吃下最後一包jel,利用6k水站好好的漱個口、吃西瓜。沿路其實精神和意識都還不錯,不至於跑到很喘或虛脫。事後聽大家說天氣也沒去年熱,我倒是沒有特別的感覺,不過太熱的天氣電解質的需求會更大,如果準備不足到後半程應該會吃不少苦頭,搞不好以後還得把粉帶在身上沖泡。

到最後三公里處,大家的距離都拉得很大,每追一個人都要花上兩到三分鐘,如果維持均速甚至加速的選手,就不容易追上了。在看到轉折旗海處,距離六百公尺內已經沒有選手了,於是按照自己的步伐,放下了陪伴我21k的帽子和水瓶,賣力的往前作最後衝刺,其實如果早點發動攻擊,再快個四十秒搞不好名次會前進三名,不然也應該跑慢一點,等到它布條重新拉起再衝過終點,帥氣多了。由於沒按馬錶,反推跑步約在一小時五十幾分,比起去年進步不少。總成績6小時又3分,比去年進步十六分鐘,總名次由50名進步到47名,分組名次卻掉到第十名,可見年輕族群的實力逐漸增強,這一組要到5:50才能夠拿獎,嗯,就當作明年努力的目標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